• 星期一

    • 襄北演武

      12:00-13:00

      21:30-22:30

    • 白虎堂

      13:00/16:00

      21:00/2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浴火爭鋒

      14:00-24:00

    • 家族盛宴

      20:00

  • 星期二

    • 血與沙

      12:00-13:00

      21:30-22:30

    • 野外首領

      1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門派競技

      14:00-24:00

    • 家族盛宴

      20:00

  • 星期三

    • 襄北演武

      12:00-13:00

      21:30-22:30

    • 白虎堂

      13:00/16:00

      21:00/2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真龍帝陵

      21:00

    • 家族盛宴

      20:00

  • 星期四

    • 血與沙

      12:00-13:00

      21:30-22:30

    • 野外首領

      13:00/21: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浴火爭鋒

      14:00-24:00

    • 家族盛宴

      20:00

  • 星期五

    • 襄北演武

      12:00-13:00

      21:30-22:30

    • 白虎堂

      13:00/16:00

      2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秦始皇陵

      19:50

    • 門派競技

      21:00

  • 星期六

    • 血與沙

      12:00-13:00

      21:30-22:30

    • 野外首領

      13:00/21: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浴火爭鋒

      14:00-24:00

    • 秦始皇陵

      19:50

  • 星期日

    • 襄北演武

      12:00-13:00

      21:30-22:30

    • 白虎堂

      13:00/16:00

      21:00/2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浴火爭鋒

      14:00-24:00

    • 秦始皇陵

      19:50

劍世情緣 再續江湖

Banner
Banner
劍世情緣 再續江湖
俠客攻略

劇情與人物設定 2020/03/16

背景故事

春秋時期,越王懇求天下第一鑄劍大師歐冶子為己鑄劍。歐冶子辟地設爐,鑄劍三年,湛盧劍成。劍之成也,精光貫天,日月爭耀,星斗避彩,鬼神悲號,傳說此劍有靈性能識忠臣良君。

 

        為不忘當年成為階下囚後吳王對自己的侮辱,越王勾踐臥薪嚐膽。得到湛盧後,養兵蓄銳,一舉滅吳。傳說越王以湛盧斬殺吳國千百人,一劍揮落巨石皆分,無人能敵。後人將此劍視為魔劍,只有寶劍選中之人才可控制此劍,否則必將喪失心智,淪為嗜血狂魔。

 

        千餘年中,湛盧劍輾轉多人之手,史上偶有記載,傳言中它的最後一任主人便是南宋名將岳飛。

 

        紹興十八年(1148),銷聲匿跡整整七年的影社突現武林,以納蘭潛凜為首,屠戮稻香村,搶走湛盧。輕舟老人經此一戰舊疾復發,武林盟主獨孤劍秘密傳書各門各派,希望各掌門能派出門下精銳弟子追查湛盧下落……

 

勢力·義軍

勢力·義軍

  西元1135年,金兵暫時停止南侵,趙構調精兵前往鎮壓義軍。其中聲勢最大的即以鐘相為首的洞庭湖義軍,宋軍久攻不下,派奸細混入義軍內部,裡應外合殺死鐘相。一時間各地義軍群龍無首,被宋廷接連剿滅。松滋李合戎于清風嶺被圍,在他以為自己就是下一個鐘相之時,一名義軍小卒越眾而出,生擒宋軍將領,替義軍爭得喘息之機。此人正是龍五。

 

       龍五雄韜武略,被義軍一干人等奉為天人。他沿水道一路收復義軍失地,與洞庭楊么成分庭抗禮之勢。後朝廷剿匪之重令楊么退居洞庭湖成立“天王幫”,龍五則依然打著“義軍”的旗號前往宋金邊界,一邊吸納力量,一邊幫助百姓,名聲漸起。

 

       其後嶽飛收復洛陽。龍五隻身一人連夜潛入軍營,密會嶽飛,兩人徹夜長談,史稱“洛陽之盟”。此後龍五所率義軍宣佈歸順朝廷,主部繼續戍北抗金,龍五則率一支駐紮臨安,以身為質使高宗放心。

 

       嶽飛枉死之後,宋庭之內鬥爭不斷,與岳飛有關聯者皆受到排擠。“洛陽之盟”便成了義軍和龍五身上的“污點”。不久朝廷便和義軍決裂,僅有一兩處秘密據點勉強維持,但又有秦檜手下萬府處處作對。雙方在臨安城明爭暗鬥,義軍處處受制,漸漸不支。龍五決議以大局為重,率義軍悄悄撤離臨安,然萬府卻不肯罷手,勾結神秘勢力,暗地裡醞釀著一場陰謀……

 

勢力·影社

勢力·影社

 

納蘭潛凜所建刺客組織,組織內紀律嚴明,等級森嚴。成員皆戴鬼面具,拿錢辦事不問緣由,手段殘忍至極。紹興年間,宋金激戰之時,影社亦如魚得水犯下樁樁血案。

 

        1141年影社突然從江湖銷聲匿跡,無人知其緣故,亦無人膽敢過問,直到七年後鬼面人再次出現……

 

 【納蘭潛凜】

 

        出生於官宦之家的不得寵之子,幼時飽經欺淩,絕境中拜入唐門唐天縱門下。然而拜入唐門後學武之事並不順遂,唐門秘技不曾外傳,他只得學些粗淺的皮毛功夫,而門中師兄師姐也與他並不親厚,唯有大師兄唐放能帶給他些許溫暖。身處無奈之境,他思及幼時在山洞中發現的一本秘笈,修習了幻境之術,並憑藉此秘笈練就了一身絕技。

 

        機緣之下,他與唐放發現了兩枚神秘的丹藥,可永駐青春、不死不滅,納蘭潛凜當即吞下了屬於自己的一枚,自此功法大增、容顏不變。而對他一如既往溫柔親厚的大師兄,變成了他的心魔,變成了他修煉功法的障礙。他不願傷害師兄唐放,然而在唐門內亂時,他聽聞唐放已死,他的心魔,既然無法戰勝,自然也就永遠也無法去除了。

 

        納蘭潛凜自此進入了一帆風順的復仇之路,他的實力當世頂尖,無法再提升也沒有什麼關係,只要能夠碾壓曾經欺淩過他的人就已足夠。直至他遇上了輕舟老人,方拾回了當年研究武學的心情。與輕舟一戰,他敗了,隨後輕舟便在江湖上銷聲匿跡如同死了一般。只是他堅信,這輕舟必定不會輕易死去,他們二人,註定會有一戰。

 

 【冷月使】

 

        本名秦思月,與情郎潘焰私奔後,發現情郎背叛而怒殺潘焰。後遇到納蘭潛凜為其施展幻術,平復心中殺念後遠赴東洋學習忍術。再度歸來之時,秦思月易名冷月,成了影社的右使,用手中的修羅暗匕,為影社完成了一樁一樁的暗殺任務。

 

        後秦思月發現,潘焰當日並非真正背叛自己,內裡另有隱情。她悔不當初,為何當時自己竟是那麼衝動?原本將潘焰置於水晶棺中,是為了讓他靈魂永遠不得脫離肉身,永生永世不得超生,現在卻成了她癡心妄想的憑依。她開始尋找起死回生的靈藥,妄圖讓潘焰從永遠的沉眠中醒來,為此甚至不惜叛出影社,後投身于楚門鬼婆門下。

 

衡組織

衡組織

經緯縱橫,經為道,緯為術,有道有術,進而通神明。

 

        《史記·儒林列傳》記載“及至秦之季世,焚詩書、坑術士,六藝從此缺焉。”

 

        秦時,經緯之爭愈烈, 在始皇帝的鐵血手段之下,六藝之興盛世不再,方術緯學偃息淪亡,天下方士十之去九,倖存者紛紛隱姓埋名,昔日高臺人去樓空。

 

        經學終成正統,讖緯之學則高廈傾頹,總有人不忍看方術典籍亡佚,不甘心通身本事付諸東流,七名各負奇術之人,傾盡心血創立了名為“衡”的組織。

 

        衡,橫也,讖緯之學,方士之術。他們誓將畢生絕學留存於世,誓將方術之秘傳與後人,絕不為權勢所折,絕不為富貴所惑,絕不讓昔日之事重演!

 

        七名創立者各展身手,建立起“衡”下七宗,其中六宗分屬天地人三部之下,另設“衡聖”一宗。

 

        第一任“衡聖”即七宗之首樓明月,他將六宗秘寶藏於衡虛境中,歷任“衡聖”由上任“衡聖”親授武功心法、五行奇陣,以保“衡虛境”無虞,但習成後必須毀去雙目,終身守護六宗秘寶,不得窺看,不得離開衡虛境半步。為防洩密,“衡聖”沒有任何可以掌控的力量,唯有日夜駐守,至死方休。六宗歷任宗主可憑信物前往衡虛境,一覽本宗秘寶,亦可憑信物統領各宗。

 

        認物,不認人。

 

        衡”七宗主身份各異,上至朝廷命官下至伶園戲子,如無必要從不互相干涉,唯有命懸一線生老病死之時,某宗信物會被交至“衡聖”保管,直到經過共同商議再交于繼任者。這樣即使百年之後,他們不過一抔黃土,“衡”依然會在繼任者手中繼承下去,不論是非善惡,方術之學得永存於世。

 

白虎堂·背景故事 

靳墨也未曾料到時至今日,還會有人提起六十多年前的一樁舊事。

 

  那是神宗末年,西夏虎視眈眈,不斷進攻擾亂北宋邊境。一書生屢試不中報國無門,投軍自薦也被拒之門外,書生憤而離去,轉而遊歷邊疆廣漠,沿途歷經人情冷暖,看盡生靈塗炭……他卻無能為力。

 

  書生心灰意冷,大歎天地不仁。就在他決意了此殘生之際,忽見風沙之中一黑袍青年孑然獨立。書生心中生奇前去搭話,發現黑袍青年年紀不過及冠,卻學識廣博談吐不凡。兩人一見如故奉為知己,共同走訪邊疆各州體察民情。黑衣青年意氣風發指點江山,與書生暢談如何退敵制夷,其計精妙吊詭,前所未聞。有黑衣青年傾囊相授,書生將其所言如數修整編纂,是為《平戎策》。

 

  後有史書載,書生進獻《平戎策》,神宗大喜,設通遠軍,令書生親率大軍平蕃——書生按黑袍青年妙計大敗羌人,勢如破竹收復熙州,在此地建起軍機總處白虎堂,無論軍政之事二人皆要共同商議。而後二人又攜手一同攻破邊境五州,平定千里疆土,一夜之間白虎堂聲名鵲起,書生亦流傳出赫赫威名,世人皆因其“奇計、奇捷、奇賞”稱之為“三奇使”,而那黑袍青年名不見經傳,替書生當了半輩子的幕僚——直到他們分道揚鑣。

 

  數十載戰功累累,書生因功入京拜樞密副使,黑袍幕僚則替他繼續駐守白虎堂。臨安風貌灼人眼,年少時的定疆安邦、救國救民之心都封存成了黃沙累累的一場夢境。書生整日汲汲營營,妄想封侯拜相享盡富貴榮華,遠在熙州的白虎堂也不過化為他青雲路上平平無奇的踏腳石。

 

  靖康年間,金軍大舉攻宋,白虎堂奉命死守龍門關,以待援軍。黑袍幕僚率眾將士奮力抵抗,援軍卻逾期未至,最終千余士兵將領埋骨于滾滾黃沙之中……自此除了高高在上的樞密副使大人,世上再無人知曉驚才絕豔的《平戎策》出自何人之手。

 

  又二十年過去,龍門荒漠風沙驟起,過路客商車馬走失,待狂風停歇後再看,卻見本已消失的白虎堂遺跡竟又一次出現!這掩埋在龍門沙海中的地宮是無數英烈身死魂銷之地,亦是那黑袍幕僚最後殞命之處,又會有多少被塵封的秘密由此再次掀起腥風血雨.......

 

 門派·段氏 

段姓,大理國姓,白族大姓之一。西元937年,大理太祖段思平聯合三十七部,滅大義甯國,建國大理,開始了段氏一族對西南三百多年的統治,前有萬人擁戴,後有子孫相頌,無論如何少不得青史一筆。然而還有一些人,同樣姓氏,同樣出身,同樣師從國士,同樣驚才絕豔……卻註定蟄伏暗處,此生都不得踏足朝堂,他們亦稱自己——大理段氏。

 

  據傳太祖段思平建立大理國,將段氏一分為二,一支為皇族,高登廟台,在明掌握大理國運命脈;一支為世家,遠離朝堂,暗中培植力量,以便在國難當頭之時,鋪就段氏最後的退路。

 

  段氏世家居於洱海一畔,歷代皆由家主統率,家主之位不傳外人,段氏一脈能者居之。段氏慣用摺扇作為武器,招式擅長借力打力,鬥轉星移,既可貼身纏鬥,亦可遠距離制敵。因為有皇族作為倚靠,大理段氏向來行事高調,出手闊綽,常年馳騁西南之境,與中原武林鮮有往來。段氏族內禮度教化甚嚴,其弟子多為皇族後裔與貴族子弟,自小便與皇族一同得授“儒釋”之道,通曉以漢之道治天下,以佛之教治人心的道理。可即便通曉再多治國之策,習得一身治國之才,他們也無法登廟台之高一展抱負,無法讓青史為他們留得一筆。他們是大理太祖留下的一柄刀,只為力挽狂瀾,只為絕境逢生。

 

即便這柄刀已經束之高閣,被忘了太久太久……

 

 

 

 人物·可心

武當山風霜雪隱之地,武當傳功真人可心執劍研武的清冽劍光,堪稱武當門中一景。

 

        可心的母親是武當山百年一遇的天才何念君,當年何念君入塵世修行,歸來不久便香消玉殞,留下嗷嗷待哺的女兒和一卷劍譜。一葉真人借了何念君的名字,為她的女兒取名為“可心”。

  

        可心在幼年便展現出了幾乎超越其母的劍技,十歲時便力克數名前輩高手,在雪峰論劍上一戰成名。其後不久,代掌門王純陽力排眾議,指定可心接任武當傳功真人。武當眾人稱頌可心天分奇佳,只有極少數人知道,無數個寂寂長夜,唯有月光與劍影與她相伴。

 

        可心所習武藝除去武當的基礎功法之外,還有其母留下的劍譜。據一葉真人所言,那本應是可心母親的獨創劍法。可心無法參透那卷劍譜,卻絕不會放棄,因為她堅信,縱然謎團種種,那本劍譜裡藏著一切的答案。

 

 

 

人物·白秋琳 

她是江湖萌新們的“第一課”,她是義軍大小姐,她是龍五拼了命也要保護的人。她是白秋琳。

 

“我叫白秋琳,大家叫我小白就好了!”

 

自記事起,她便只有龍五公子一個親人,外表可愛柔弱,其實在龍五的教導下武功已十分了得,平時協助龍五訓練新兵,暗地裡卻是義軍情報的樞紐。作為義軍統帥龍五之女,兩人卻姓氏相異。這樣一個外表柔弱的小姑娘成天在義軍內外上躥下跳,自是惹人注目。義軍眾人對這個可愛又囂張的大小姐則是又愛又怕。常常想上前與她玩耍,又怕武功不及反被戲弄。時間久了,軍中便只剩下新兵敢主動湊上前去,這便成了大多數新兵的“第一課”。

 

然而這江湖的險惡有時不是這個未蒙世事的小姑娘所能瞭解的。萬府的殺手、金軍的暗哨、影社的刺客,這些藏在暗處的危險自湛盧失竊以來便漸漸浮出水面,困擾著龍五,讓他不敢再像從前那般放任小白自行其是。可小白不在乎,依舊招貓逗狗活像個野孩子。哎呀!那風箏,又飛到房頂上了!

 

 

人物·冷月 

  人皆言影社右使冷月是這世上最為陰寒的女子,不語不動,便生殺意。修羅暗匕在手,她便是影社的鬼羅刹,人擋殺人,佛擋殺佛。

  

        冷月在江湖之上聲名鵲起,是因為薑氏一門三十五口的滅門慘案。據傳當晚陰風陣陣、四處鬼哭之聲不絕,冷月奉影社總管納蘭潛凜之命取了薑氏一家性命,聯手無縛雞之力的西席先生都沒放過。一戰成名之後,冷月卻沉寂了足足五年,再現身之時,以一身東瀛忍術技驚四座,無怪乎能悄無聲息奪人性命。

 

        然而,江湖中人對五年前的滅門慘案頗多爭議。據稱當晚有人見到一個烏髮紅眼的幼女,帶著一身血腥氣在街上遊蕩,而冷月使一頭白髮,身形又詭譎難測,絕無殺人之後兀自徘徊的可能。更有人猜測,薑氏真凶另有其人,影社不過是借此事震懾武林罷了。

 

        冷月殺人帶有一點殺手的慈悲,講求一擊致命,唯獨對薄情寡義的男子手段殘忍,似是有一段情傷,然而並沒有人敢向她求證這一點。

 

 

人物·段慕成

 大理朝堂之上,高家常年佔據宰相之位,把控朝政,掌權民生,民間“不知段而知高”的事情時有發生。1094年權臣高升泰廢段正明,自立為王。在世家段氏的干涉下,高升泰死前命其子高泰明還位與段氏,段正淳登上皇位,自此高家開始了長達數十年的內鬥。

 

  1108年段正淳出家,禪其位給長子段正嚴。七年後,高家利慾薰心,於佛寺之內妄圖刺殺段正嚴。高明量與段正淳多年好友,得知高家陰謀,他為保護摯友之子,不惜捨身相救,殞命於大雄寶殿之外……段正淳痛不欲生,他無顏見好友獨子高量成,差人安排高量成居於王宮中,與皇族子弟一同讀書後,段正淳便遁入佛門再不理世事。

 

  誰也沒有想到,高量成會因為高家身份受盡欺淩,連最低下的宮奴都敢欺辱於他,即便小皇帝段正嚴有意維護,卻也有力無心。他在段氏是高家餘孽,在高家是叛徒之子,始終無人站在他身邊,始終無人肯站在他身邊,高量成如v是想。

 

  直到又一次毒打之後,跌跌撞撞的高量成不慎衝撞了遠道而來的中原貴客——那是宛如天人般的女子*,明眸皓齒,過目難忘。她帶走了他,教他忠孝禮義,教他一身武功,教他權謀之術……這一教就是整整二十年。

 

  和二十年前同樣的冬天,那天人般的女子走了,臨走前,她將隨身摺扇交給他,讓他回去自己的故土,把此物交與段氏家主段正明。她還說,她教他的一身抱負,可不是為了青燈古佛一輩子的。

 

  然後這一走,她便再無音訊。

 

  高量成回到大理,好像一切都變了,又好像一切都沒有變。幼時的好友不再是明知他姓高卻還真心相待的孩童,不再是有心救他卻不得的小皇帝,而是歷經世事成年的帝王。二十年後的今天,他卻還是當年的高量成,不尷不尬,立於夾縫之中,段氏忌憚,高家亦然——一個失蹤多年的子孫,叛徒之後,誰知其是否已生異心。高量成不以為意,他用父親的救命之恩,高家當年刺殺之內情,同時挾制了憲帝與高家,一舉官拜相國之位。勵精圖治,雷霆手段,令當時已處於衰敗狀態的大理國又漸漸呈現中興之相。

 

  1148年 大理國內政權更迭,高量成助皇子段正興登基。後烏蠻三十七部趁此時機叛亂,高量成帶兵前去鎮壓。然而兩年後,烏蠻叛亂已平,等他回到大理,他親手推上皇位的小皇帝身邊,相國之位上是他的子侄,居高臨下睥睨著高量成。見狀,高量成毫不猶豫將相國之位拱手相讓,大笑著離開了大理王宮,淡於眾人視野之外。

 

  不久後,遠離朝堂的段氏世家迎來了一位新的主人,此人國主賜段姓,成為段氏新的世家之主……

 

  *此女子是“衡”中“衡方”,司丹術,宗主信物“枯榮扇”,所持秘寶為“長生不老丹”

 

人物·夏霆

帶著一柄斷槍浪跡天涯的江湖遊俠,沒人知道他師承何處、師從何人,也無人知曉他為何年紀輕輕,卻能對各路武林秘辛如數家珍。

 

        在諸多變故還未發生之前,夏霆也如所有江湖子弟一般,年輕氣盛忤逆犯上,無論如何都不肯遂了父親的意願,繼承祖上流傳的槍法。比之槍的愚鈍魯莽,夏霆以為“劍”方是兵中君子,劍鋒過處是瀟灑快意,是無甚牽掛,自有風流。直到國破山河不再,一腔熱血枉負,父親的斷槍最終被交到他的手裡……從此江湖多了個泥塵打滾的夏無意,世上再無那個執劍疏狂的少年郎。

 

        他只用槍,一柄斷槍。槍尖指處,是求而不得,是半生牽絆……是至親仍在。

 

人物·納蘭潛凜 

若說投生為人,是為達成某一夙願,是為償還某一果報。那麼納蘭潛凜此人,便是為了追逐武學至高而活著,管他忠孝悌義,何為禮義廉恥?累我者,可棄;苦我者,可拋;困我者,可誅;亂我者……不可饒。

 

 他不可一世,卻在唐門隱忍數年,只為習得唐門絕技。他不服管束無法無天,卻甘願為那人馬前小卒,只為“衡”所藏武學秘術。

 

納蘭潛凜此生,心無旁騖,只為攀得武學巔峰……他從未想過,阻攔他抵達頂峰的,會是陳年裡一個不甚清晰的孤影。那影子,瘦骨嶙峋,在唐門軟玉紗屏之後漸行漸遠,倏不可見……再不可見,今生今世,都不可能得見。

 

回憶裡只余初見時那人一聲戲謔,擾得納蘭潛凜此生不得安寧。

 

 我是唐放,叫聲師兄來聽聽?”

 

 

人物·龍五公子 

自小被送到蓬萊仙島學藝,後金人南下,龍五便離開蓬萊加入義軍積極抗金。然,自紹興議和以來,各抗金義軍便成了宋軍圍剿的對象。適時松滋李合戎率部被圍于清風嶺,危難之際龍五率援軍趕到,挽狂瀾於既倒,率部擊退前來圍剿的宋軍,避免了潰敗。此役之後龍五便成了這支義軍新的統帥。

 

其後嶽飛收復洛陽。龍五隻身一人連夜潛入軍營,密會嶽飛,兩人徹夜長談,史稱“洛陽之盟”。此後龍五所率義軍宣佈歸順朝廷,主部繼續戍北抗金,龍五則率一支駐紮臨安,以身為質使高宗放心。

 

岳飛枉死之後,宋庭之內鬥爭不斷,與岳飛有關聯者皆受到排擠。“洛陽之盟”便成了義軍和龍五身上的“污點”。不久朝廷便和義軍決裂,僅有一兩處秘密據點勉強維持,但又有秦檜手下萬府處處作對。雙方在臨安城明爭暗鬥,義軍處處受制,漸漸不支。龍五決議以大局為重,率義軍悄悄撤離臨安,然萬府卻不肯罷手,勾結神秘勢力,暗地裡醞釀著一場陰謀……

 

 

即將開放,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