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星期一

    • 襄北演武

      12:00-13:00

      21:30-22:30

    • 白虎堂

      13:00/16:00

      21:00/2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浴火爭鋒

      14:00-24:00

    • 家族盛宴

      20:00

  • 星期二

    • 血與沙

      12:00-13:00

      21:30-22:30

    • 野外首領

      1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門派競技

      14:00-24:00

    • 家族盛宴

      20:00

  • 星期三

    • 襄北演武

      12:00-13:00

      21:30-22:30

    • 白虎堂

      13:00/16:00

      21:00/2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真龍帝陵

      21:00

    • 家族盛宴

      20:00

  • 星期四

    • 血與沙

      12:00-13:00

      21:30-22:30

    • 野外首領

      13:00/21: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浴火爭鋒

      14:00-24:00

    • 家族盛宴

      20:00

  • 星期五

    • 襄北演武

      12:00-13:00

      21:30-22:30

    • 白虎堂

      13:00/16:00

      2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秦始皇陵

      19:50

    • 門派競技

      21:00

  • 星期六

    • 血與沙

      12:00-13:00

      21:30-22:30

    • 野外首領

      13:00/21: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浴火爭鋒

      14:00-24:00

    • 秦始皇陵

      19:50

  • 星期日

    • 襄北演武

      12:00-13:00

      21:30-22:30

    • 白虎堂

      13:00/16:00

      21:00/23:00

    • 武林聯賽

      14:00-24:00

    • 浴火爭鋒

      14:00-24:00

    • 秦始皇陵

      19:50

劍世情緣 再續江湖

Banner
Banner
劍世情緣 再續江湖
俠客攻略

番外篇故事 2020/03/16

 

玄音落雪

 

一聲歎,兩地雪,三杯清酒道離別。

四季過,五音落,六時長歌梨枝弱。

 

“清離,

  數月不見,不知你的病症可好些?

  可能……不記得我了吧。

  我們都未想到,天音鎮魂曲的最後一重威力這樣大

  你練功不慎,反被傷了心神。

  幾個月前,你開始昏迷且慢慢記不起事了。

  我日日探望,你卻依然沒有好轉

  他們說,你怕是不能與我成親了

 

  那日家人突然尋來將我接走,遠嫁極寒之地。

  我費盡心思,也未能逃出

  離開時,流盡了淚水

  此生便不會哭了

  你可知,我們在峨眉山見過的雪那樣溫柔

  而這裡,一眼望去皆是寒冷又寂靜的冰雪

  前幾日無想師太來信,說你醒了

  只是不記得從前的人和事。

  兒時的種種約定,你忘了也好。

  我知你要離開峨眉山了

  樹下的梨花酒,是我們當年受罰的時候偷偷藏下的

  就當,我替你踐行

  清離啊......

 

素手輕輕地放下毛筆,看著窗外寂靜一片。身著白衣的女子起身,推開木窗,冷風忽地湧進,將身上的環佩吹地叮噹作響,她像是忽然驚醒,輕歎一聲。

轉身將這信丟進爐中。

今生無緣,來世你便能看到了。

 

 

 

 

坐騎·緋雪蹋雲

 

昔年曾向南國遊,飛雪蹋雲人不歸。

 

 

曾有一唐門女子,白馬相伴,追雲逐月,隻身遊歷江湖。向南行至臨安,暖風三月桃花裡,忽遇良人引千愁。女子隨心愛之人離去,不便帶走良駒,便卸載馬鞍,將其放還。不知何處傳說,馴服此白馬的女子便可遇到心愛之人,獲得幸福。自此諸多女俠在江湖各處尋找這匹名喚蹋雲的白馬,卻鮮少有人尋到其蹤跡。

 

 

 

 

破殼而出

 

花一百塊做的帥氣髮型,怎麼一下子變成雞窩頭了!

 

        王小白剛看到光亮的時候幾乎是懵逼的。

 

        那時他剛剛張開眼睛,心裡琢磨著是不是應該哭兩嗓子證明他是一個健康活潑的嬰兒。然後他就這麼做了。“嘰嘰……嘰嘰嘰……!”我去。王小白驚呆了,老子堂堂正正的靈玉精魄,怎麼特麼變成雞了啊喂!

        王小白開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思索自己的一生。

        想當初他也是一塊得意洋洋的靈玉,後來被雕成了岫玉發簪教岳姓少年將軍給買走了。被小心翼翼揣在懷裡的時候他還在想,感恩吧少年,就算你是個將軍,老子可是少有有靈性的玉呢,哼!然後故事就很老套啦,他被將軍送給了心愛的姑娘,他就又在那烏黑順滑的髮絲裡呆了很多年。他看著他們拌嘴吵架,看著他們第一個女兒出生,每天為了雞毛蒜皮的事情過的風生水起。這樣也挺好的,不是嗎?他不過是一塊有思想的玉,來鐫刻他們的時光而已。

        再後來啊,他以為將軍和少女的一生就要這麼過去的時候,有句話怎麼說?天有不測風雲吧。曾經的少女把他從發頂摘下,塞進小女兒溫暖的繈褓。王小白覺得那是自己經歷過最溫暖的感覺了。天邊火光沖天。他在那樣暖洋洋而柔軟的空氣中靜靜的睡著了。

        等到他再次醒來,已經來到一個他不認識的地方。聽說曾經所在的那個村落已經被屠戮殆盡,就剩那對小夫妻的小女兒,和另外一個命大的小子了。凡人就是這麼脆弱嘛。他開始有點懷念以前雞飛狗跳拌嘴吵架的日子了。

很久很久之後,當年的小女兒也長成了大姑娘。她也把他戴在發頂,細聽銀鈴在發端作響。王小白隨著她經過了很多地方。有一天,他遇見了一個騎著驢的老仙人。老仙人說,看你每天待在玉裡怪寂寞的,不然托個生,也算報答一下人家兩代人細心呵護你的恩情?他想了想,說,好。

        然後再張開眼睛的他已經變成了嘰。王小白內心鬱悶的要死,想著老子英明神武的一塊靈玉就變成了一隻嘰?“嘰嘰嘰嘰嘰嘰!!!!”他用來表達自己的不滿。然後他就被一雙肉肉的小手抱起來,讓他想起了那個火光沖天的夜晚。當年繈褓裡的小姑娘已經長大成人,有了像家一樣的師門和一門老老少少的“家人”。他聽著周圍的雞飛狗跳吵架拌嘴,扁了扁嘴巴。行吧,這樣也挺好。——不是嗎?

 

 

  

翎羽翠

 

月冷雀稀空枝寂,遠山青黛鳴碧霄。獨坐陋庭頻剪燭,佳人不在空留屏。

 

         黛羽,或許當初父親取這個名字給她,便是因為額間的胎記吧。唯有親人才不覺這是不詳的印記,青黛的顏色,羽毛的形狀,如夢似幻。

 

        世間之事卻從不會如這名字般溫柔美好。兒時父親的離去,讓母親與她生活的越發艱難。鄰居常說黛羽額間的胎記是不祥之兆,害死了父親,日後也不會有什麼好運氣。母親早出晚歸勞作,無暇照料年幼的黛羽,回來時常能看到她被鄰家孩童欺負的滿身傷痕。母親心疼不已,便咬牙帶著她搬到了山谷中,過起了貧苦自在的生活。母親告訴她,這額間的印記是來自上天的祝福,終有一天會引著黛羽找到幸福。黛羽堅信母親的話,並不因額間的印記難過。

 

        幸福還未降臨,母親就因過度勞累撒手離去。一個人總是太過孤單,黛羽便養了許許多多的鳥兒,這山谷中的生靈沒有世俗的眼光,經常來此與黛羽嬉戲。清晨鶯啼碧柳,暮色雀落石台。黛羽聽不懂這吱吱喳喳的叫聲,卻覺無限親切動聽,經常在這空曠的山谷中隨著鳥鳴唱歌。

 

        歌聲引來了一個人。此人名喚蕭嘯,是臨安城中的一個讀書人,想上山認認書中的草木,卻迷失了方向,忽然聽到幽谷中傳來悠揚的歌聲。這聲音純潔空靈,忍不住讓人靠近。蕭嘯跟著歌聲來到了黛羽的院落,卻在未踏進來時,因為體力不支暈倒了。

 

        相遇便是這般沒有預兆,對二人來說皆是最美的奇遇。一見鍾情,陷入愛河,一切仿佛都那麼自然。

 

  大婚前,蕭嘯準備將愛人介紹給好友,便帶著好友上了山。這位行走江湖的朋友卻發現黛羽額間胎記的形狀像極了蜀地的一個傳說。這位朋友多次試探後,便確定這印記的確是傳說中的“靈魄”——刺破胎記,滴落的血可救垂死之人。蜀地各門派尋找“靈魄”多年,原來竟在這裡!

 

        蕭嘯的江湖朋友心中暗自有了謀劃。蕭嘯忙於籌備婚禮時,便悄無聲息地綁走了黛羽。並假借黛羽之名留信一封,使蕭嘯以為黛羽不願嫁他,不辭而別。

 

        失去所愛之人太突然,蕭嘯無法釋懷,只盼愛人歸來。日日守在山谷小院中,月冷雀稀空枝寂......這天,他做了個夢,黛羽倒在血河中呼喚他的名字。蕭嘯驚醒,忽看到窗外月色枝頭落了一隻碧羽流光的孔雀!孔雀忽然飛起,向著山下的方向沖去。蕭嘯心中堅信黛羽遇到了危險,跟著孔雀便可以找到她!毫不猶豫的隨孔雀離去......

 

  他不知,這一去便是多年的磨礪,蜀地神秘的門派將有多少事由他而起。

 

        她亦不知,當年母親口中的幸福是苦盡甘來不易得,也都是後話了......

 

 

 

  

緋雪追

 

雪夜緋衫俱是夢,露桃花裡不知秋。

 

這是第二十三次了。做了相同的夢。

 

        元岫起身,坐在床榻上失神半晌。自母后離世,他這個本不受寵的皇子便搬來這冷僻的宮殿,孤寂的日子過了三年。他也曾有過站在眾人之上的年頭,可母后突然生病離世,不僅讓他飽受人情冷暖,也失了爭強好鬥的心。本以為將在這偏僻之處荒度餘生,卻在一年前發生了件奇怪的事。

 

        去年正逢節氣“小雪”,一日比一日寒冷,宮人們在那些受寵的嬪妃皇子的殿前忙忙碌碌。元岫遠遠的望了一眼,神色冷然,裹緊身上淡金的薄衫轉身走向宮中更偏遠的地方。宮中之人皆知這裡有不少破敗的冷宮,可嫌晦氣不願靠近此處。元岫閑來無事,便隨意走走,卻發現其中有一座宮殿看起來有些與眾不同。雖廢棄已久,不難看出其溫馨雅致,當年必是住過什麼得寵之人,這殿中落上的灰塵沒有讓其顯得黯淡無光,反而有種朦朧之感。最奇的是前院正中央有顆桃樹,光禿禿的枝幹上落著薄薄一層白雪。什麼人會在院中央種樹呢,這般不合常理,旁人皆會覺得擋住福氣的。

 

        當晚元岫就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裡他又看到了那顆桃樹,不同的是它枝繁葉茂,開滿了緋紅的桃花,伴著緩慢飄落的雪落下了幾片花瓣。樹旁有個看不清面容的女子笑語晏晏的講述著什麼,他正要走上前去聽,卻看到漫天的白雪和下落的花瓣停在了空中!女子忽然蹲在地上低聲哭泣,哭聲越來越大,他剛要開口!夢就醒了。第二日天一亮,他便急匆匆的去那個宮殿看一看,卻什麼都沒有。本以為只是偶然的他,慢慢的忘記了這件事。卻沒想到這一年中,經常做同樣的夢,他漸漸的熟悉起女子的身形,聲音。但不同的是,他發現夢中這個女子講述的故事都不一樣,有時候是兒時放紙鳶的事,有時是夜晚看月亮的事,還有她遊歷龍門荒漠的經歷,到後來講的是她生病的事......時間久了,他也能隨著夢中女子的喜怒哀樂有不同的情緒,日子也沒那麼孤單了,總覺得是有一個可愛的人在陪伴。元岫曾打聽過那個曾住在殿中的人,聽說是一個江湖女子,皇帝年輕出遊時兩人相遇,便將她接回宮中,過起了籠中鳥的日子。皇帝寵她時,由著她在殿中種下桃樹,因為她說從前在唐門時,有很多桃樹和櫻樹,日日伴著落花習武修行。後來,便只能看著這顆樹過了一年又一年。再後來,女子不知怎麼生病了,就這樣永遠的離開了。

 

        又是“小雪”這天,第二十四次夢到她。她說不知道當年進宮是對是錯,不知自己是不是愛對了人,她要走了。她要回唐門再看一次落花和明月。這晚之後,元岫再也沒有做過這個夢,無論他去看多少次桃花樹,無論他怎樣思念這個女子,再也夢不到了。終於,元岫決定要離開皇宮,去看一看女子告訴他所經歷的江湖,塵沙漫天的荒漠,皚皚白雪的高山,溪流縱橫的河谷,還有她思念的唐門。

 

 

  

墨夜曦光

 

落花眠寂夜,碎葉喚晨光。從別後,憶相逢,幾回魂夢與君同。

 

昔年有一位唐懿宗座下女琴師,為躲避戰亂而出逃,途中偶遇一名昏厥的文士,一身素裝倒在路邊,琴師救起文士,逃至昆侖山中,過著閑雲野鶴,撫琴弄墨的隱居生活。隨後二人共結連理,希望終身相守相伴,遠離塵世的戰亂。一日妻子下山採買布匹,回來卻發現隱居的小屋一片狼藉,丈夫也倒在血泊中。恍惚之中她不知所措,後才得知南詔士兵為偷襲大唐,借道昆侖山,無意間發現了他們隱居的小屋,便殺人滅口。悲憤之中,她扯著新買的布,做了最後一件衣裳,包起丈夫的骨灰,便消失在昆侖山中。數年後,昆侖附近出現一個奇女子,武功甚高,凡過往南詔國士兵,必給予重創。便是大唐將士口中的墨音校尉”,終身只著藍黑色。

 

 

 

即將開放,敬請期待!